1. 杭城看牙记首页
  2. 杭州看牙日记

杭州美莱口腔中心看牙记

杭州美莱口腔中心看牙记

杭州美莱医院口腔中心近日接诊了一位特殊的复诊患者——

52年前,一位22岁的浙江大学物理系毕业生参加原子弹和氢弹等的研发工作,跟随邓稼先工作16年。

35年前,他带着妻儿回到杭州,照顾家中病重的老人,过着平凡简朴的生活。

“虽然日子过得比较艰苦,但没有心事,很舒坦,而且能天天和夫人待在一起,很开心;唯一有些遗憾的是,父母直到去世,都不知道我是研究核弹的,不能为我感到自豪。”陈国泉老师说。

夫妻俩曾在同一个研究院工作,家里老人病重,调回杭州照顾。

这位从望江门走出来的陈老师,大学毕业,进到国防科委后被选入核机密部门工作。

“在一起调回杭州前,虽然在同一个单位工作,我并不知道他在研究什么。”陈老师的夫人李师兰原本在天津工作,结婚后由邓稼先主任做主也调到了研究院,在计算机中心工作。

“邓老很关心下属,他希望大家的家眷都在身边,距离近些,聚的日子也多些,但研究所的工作太忙了,还要到全国各个试验场和基地去跑,实际上见面次数并不是很多。”

1981年,陈老师的父亲中风瘫痪,家里其他三位老人也病重(一位老年痴呆,一位心脏病结合严重肺病,还有一位长了肿瘤),陈老师夫妇决定调回杭州工作。

“从1981年到2009年,他对四位老人的照顾可以说是尽心的,无怨无悔的,帮助他们清理大小便,擦身、送医院看病,致使自己的手指全部感染溃烂。”李老师说。

最后四位老人都是高龄离世。不过,也给陈老师留下了七十多万的医药费负担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陈老师为了还债,兼职做外聘老师,每星期上20多堂课,每晚骑着自行车在夜色里奔波。

“我这一辈子从没打过车,也没有自己去下馆子吃过饭。”

陈老三十多岁开始掉牙,已经掉了15颗

“十多年的研发工作,因各种原因,我从三十多岁就开始掉牙齿。”

杭州美莱口腔中心看牙记

陈老师说,由于当时没有特别好的修复方法,所以没怎么想过去治疗,直到近两年,上牙只剩5颗,下牙剩8颗,右侧后牙区已没有咀嚼牙了,左侧只有上下三颗不完全对齐的牙可勉强咀嚼,他终于下定决心做治疗。

“只剩13颗牙了,剩下的牙齿里也有6颗是龋坏的,不治不行了。”陈老师说,他知道种植牙价格高,所以一直拖着。

两年前,陈国泉老师开始在美莱口腔做种牙修复,通过植入10颗种植体来恢复21颗牙齿,顺利完成治疗后,饮食咀嚼不再是问题。

“这次我是带我的爱人来种牙”

这次陈国泉老师来复诊,是带自己的爱人李师兰来种牙。

李老师掉了两颗牙,还有5颗只剩牙根的残留牙,也得做了修复才能正常饮食。

“高主任给我爱人制定了种牙方案,现在已经拔了残牙,接下去就可以种了,一共要种5颗。”

杭州美莱口腔中心看牙记

原创文章,作者:杭城看牙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jhzkq.com/meilai-kanya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